2019 區議會選舉馬後炮——而家係最壞嘅時代,但亦係最好嘅時代。,b,

Posted on Tue, Nov 26, 2019 時政評論

在過去11月24日嘅區議會選舉中,共有452席,當中舊建制派僅取得59席,其餘388席落在新建制、本土及進步民主派手中。而選舉中共有2,880,479票有效票,舊建制派取得1,206,645票(41%),新建制、本土及進步民主派總計取得1,673,834票(57%)。總投票率爲71.2%,爲香港歷史新高。當中前區議會大黨民建聯依然保住建制最大黨名次,取得21席。而民主黨以91席一躍成爲區議會最大黨,其次公民黨以32席取得第二大黨嘅位置。而新民黨及西九新動力喪失所有議席。而親民主及親中獨立人士分別有213席和26席。

在全港十八區當中,當中十七區議會由新建制派、本土及進步民主派取得過半數。而僅餘嘅離島區,民選議席亦是壓倒多數,親中派系要靠當然議席先可以取得過半數控制權。而舊建制派取得最多議席嘅係觀塘區嘅12/40席,其次係九龍城區嘅10/25席,再其次係元朗嘅6/39席,再其次是葵青區嘅4/31席,再之後的均不多於3席,而西貢、大埔、黃大仙更錄得0席佳績。而被視爲「黃區」嘅沙田區亦勉強由民建聯取得1/41席。而被視爲傳統「藍區」嘅北區僅僅從盛福、沙打、及上水鄉郊三區取得3/18席位。

成也自動當選

係過去,親政府派別係唔少區都有派人參選並自動當選,呢個亦係過去多年區議會都係親政府派別壟斷嘅原因。但同時,自動當選亦係個潛在嘅炸彈。自動當選意味著只要報名就能確保當選,導致唔少選區嘅當選議員對地區問題缺乏通盤理解,不少只著眼於派福利、交通路線嘅小修小補。好少少嘅,佢哋亦都明白選區有嘅問題,但缺乏競爭嘅情況下,基本人性就是相對會慵懶行事,有某選區嘅前自動當選嘅候選人其實睇文宣係反映佢理解地區問題,方圓百里無街市、區內商舖缺乏問題佢亦明白,但也限於知道,多年來都缺乏亮麗嘅實績,能拿出手的,也是他當選不久便一路走來的巴士路線嘅爭取而已。加上警察在屋村內曾無理射出數發tg但他本人卻不在現場等一連串引致佢在是次選舉以約千票落敗。

多謝Popo

另一個促使許多區原有嘅親政府人士落選嘅原因係反修例一連風波中,不少前線嘅警察因為長時間面對騷亂嘅鎮壓以及黨媒嘅煽風點火,明顯地對示威者以至市民都極不寬容,假設了係騷亂附近嘅所有人都係「暴徒」,要「勇武制暴」。而呢套思維令到佢哋即使是屋村入面哪怕只係啲細衝突,亦會很容易就情緒失控配以被害妄想,因而就射了催淚彈,想止暴制亂嘅警隊反而成了製造暴亂嘅始作俑者。如果呢種過激嘅行為只係係示威現場還好,但不少地區衝突,甚至小至被人圍屌就已經忍唔住就射幾發催淚彈,呢種過激行為俾地區人士直接感受到,就自然而然質疑支持警方嘅舊有建制,亦係為反政府派系所述「騷亂因政府起,警察推波助瀾」嘅理論提供絕佳嘅佐證。

話人被綁架者反被綁架

有部分比較激進嘅親中支持者以至政府都喜愛講話泛民係反修例風波當中往往被勇武綁架了,要求他們認清現實,同暴力割蓆,否則民意逆轉/無人支持就會自食其果云云。當然,係佢哋親中/親政府嘅角度當然認為自己係多數,香港市民普遍反對暴力,云云。但我認為,其實舊有建制嘅地區前線應該對民情有一定掌握,但礙於國家大義以及黨嘅立場,以及支持政府嘅大前題,即使心裡知道林鄭係個仆街,但也不得不加入止暴制亂嘅合唱當中。當建制一旦陷入呢個含淚支持政府嘅狀態,便促使某啲中立或只是略有微言嘅人士很容易就因為對示威者產生些許同情,或對候選人嘅些許不滿而投對家。

走出同溫層

近年,因應社交媒體嘅發達,「同溫層」呢個概念亦常被提及。係建制陣營當中,當然亦會像黃絲那樣有其小團體,而呢個小團體會有佢哋自己嘅名人及媒體,佢哋會互相共享佢哋認為真確嘅資訊,強化咗「愛國」人士在圈內嘅名聲與威望。隨著社會矛盾與立場趨向兩極,呢種同溫層亦會變得更加排外及激進。如果親中候選人擺脫唔到呢個同溫層,真心信啲咩飛碟時報嘅報道,自然就出事了。好多激進親中支持者都搞錯前提:議會選舉時700萬港人嘅選舉,而非14億人嘅選舉,接著的就是一連串嘅恐懼誤判。當你屌緊黑果嘅時候你要知道,他的讀者,也是一堆潛在選民。

懲罰建制

正如上面隱約提及,其實有唔少嘅選民投非建制/泛民/本土未必真心認同泛民甚至本土派嘅政治理念或立場,更多嘅我諗係因為親中親政府派系嘅排他性,加上落街食飯無啦啦食咗個催淚彈,又諗起舊有嘅建制議員咁多年好似又冇做啲咩,多重原因交合之下,有一定遊離選民會傾向投新人,希望為社區帶來改變。所以,今屆係咁但當選後啲議員唔勤力啲,可能下屆就又到舊有建制嘅又在瘋狂當選……歷史教訓呀。

藍絲支持——得把口

另一方面,親中派系面對另一問題就係好多係WhatsApp谷呀、茶餐廳呀、屋企對住電視大罵「暴徒搞亂香港」嘅人士對議會呢啲制度嘢興趣不大。甚至乎可以話,呢群人士當中,有相當人士不明白、不理解議席嘅重要。此外,有一定嘅人亦都對議會選舉不關心,佢哋既言論及行為係一種防禦性質,當示威者影響到佢返工就鬧下,準時返工放工就是核心價值。投票?不了,要返工/旅遊/做家務。點解我知?因為我屋企就有位日日甲甴前暴徒後但登記都未做。

新增百萬選民

給予建制致命一擊嘅,其實我覺得係新增咗嘅百萬選民。有好多人會主觀覺得北區之類既地方好多蝗蟲新移民,自然會係傾向親政府嘅地區。甚至乎點完票之後,我選區也唔少選民都驚訝,以為自己條邨係「藍邨」。但事實上,我覺得呢種想法唔全面:當然呢啲地區比較多係新移民,而初代新移民亦比較易傾向支持政府,但冇咁願意投票(我母親啊)。但佢哋會生兒育女,會有下一代。呢班年輕世代有自己思考能力,會對社會問題有自己看法,當中不少被反修例風波嘅大背景下所動員,部分更可能係前線義士。係呢個風波嘅前提下,呢班人一夠18就自然登記做選民(但如果唔係咁大風波其實唔會忽然咁多新登記),之後當然會投親中親政府嘅對家。此消彼長之下,當然就係大家見到嘅結果。btw,唔係後生嘅,唔通你覺得新增選民會係大批老人家咩。老人家會投票嘅晨早登記咗,會等到七老八十先登記咩。

止暴制亂靠選舉

雖然我唔認為港府有咁嘅智力及謀略,但客觀上,如果要止暴制亂,讓反對派進入議會亦係個好方法。首先,面對反修例風波一連引起嘅民憤,政府當然唔可能會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退而求其次,何不讓選舉順利舉行,讓反政府派系全面進入議會,讓呢啲反對政府嘅人進入系統,使得佢哋可以係系統中發揮作用,使得佢哋不需尋求系統外方式來改變制度,這道理其實同以前中央政府會招攬一啲強力嘅地方派系做官類似。

此外,舊建制派當中其實唔少係靠自動當選/關係混日子,某程度上香港咁重民怨,同呢啲廢柴屍位素餐脫唔到關係。而通過將佢哋大量掃出制度外,佢哋如果要再次當選,勢必唔可以再hea做,要認真做好地區事務,亦可以將一啲缺乏能耐舊建制派掃出去,有助政團甚至乎中國共產黨更精準地將資源消費係一啲真係有能力嘅親中候選人身上。但短期而言,不少前議員不得不退回去擔任社區主任,對DAB、工聯會之類嘅政黨而言,短期內亦是個相當嘅負擔。

票數 57% vs 41%

睇議席,388 對 59嘅舊建制議席,不少新建制/民主/本土派都會對獲得議席而感到振奮。但睇返得票數,卻是57% vs 41%,高票拋離嘅地區不少,但僅僅獲勝嘅地區也非孤例。係區議會單議席選舉呢個制度下依靠約六四比而獲勝,但如果到了立法會,係比例代表制,意思係如果票數控制得唔好/配票得當,足以左右選舉結果。如果到時新建制/本土派不能協調好,個個人都派個人出來,相信啲票會相對分散,變成混戰嘅話會相當精彩。加之,立法會嘅基數亦比區議會大,比起區議會差幾百、幾十甚至一票,立法會嘅票數差異唔會咁接近,正常發揮嘅話相信會更接近六四比。新泛建制派系能否係2020獲得同等嘅極端輾壓,係個疑問。

立會選舉 特首選舉

當然好多人會問,區議會係諮詢機構,無實權,好似除咗多咗啲錢、多咗資源做地區工作、供養義士之外有咩特別。但事實上你可以搵返資料。

首先,區議會有1+5席係可以選立法會。區議會(一)界別嘅一席係由全體區議員直接互選產生,區議會(二)嘅五席由區議會議員互相提名,全港選民投票。而現時除咗離島區之外,所有議會都係由新建制/本土/進步民主派所把持,只要唔好內訌到益親中親政府派別嘅人士,六席全取不是問題。即使悲觀少少,應該都可以有1+4席立會。

此外,係上次特首選舉中,提名委員會共1200人。泛民主派共取得325席,而區議會佔117席。簡單加法,與其可以獲得442/1200席,佔36.8%。當然,新建制/本土/進步民主派共計嘅36.8%難以決定性地控制特首選舉,但係一個極不公平嘅選舉中,亦能左右大局,對下任特首而言係極大嘅壓力。最樂觀嘅情況(但比較唔可能),如果親中派系玩過火,connect埋商界嘅話,票數加一加,基本上可以控制下任特首。不公嘅制度下做到咁,算係叻了。

素人勝算亦非好事

今次區議會選舉,結果當然振奮人心,而收益預期回報亦是十分樂觀。但是須知道不少選區嘅候任議員其實係無任何政治背景,無政治背景亦意味佢哋唔會知過往議會係如何運作,對政府接口嘅社區主任AO來講亦係個麻煩位。以前政府和區議會嘅關係往往係政府比較主動,我覺得黃永係《人民大道中》講得幾好,例如斬樹,以前係政府通知AO要求搞掂區議會,係通知性質。但日後可能會搞出十八區搞議案要求一棵樹都唔可以斬,AO做唔到,跟住十八區過議案,對AO過不信任動議,都係個幾轟動嘅新聞。

素人當然會有新人事新氣象,但同時亦意味幾有制度、接口等連串既有默契會被摧毀,因循守舊嘅政府AO點同一班本土、進步民主派溝通,應該係個幾精彩嘅大戲。希望政府亦可以準備好一班比較年輕和傾向較「黃」嘅職員做社區主任,減低摩擦,如果唔係,最後都係政府同個素人大家分攤後果。

另一個擔心嘅位置係素人亦意味對政治都係一張白紙,我比較擔心有部分會被泛民大佬同化變成仆街。又或者礙於政治現實,好多事情未必區議員可以處理到,而素人亦未必懂得處理,如果個議員做到灰而放軟手腳,可以直接影響到地區狀況再影響到下次選舉嘅結果,甚至乎讓舊建制派再次偉大,這我並不樂見。

寫於後面

雖然今次嘅選舉結果振奮人心,但是要記住五大訴求,仲未齊。時代革命,也僅僅是開始。好多素人贏到,其實係靠大勢。要繼續保持住新建制及新民主派嘅控制權,當選之後自然要勤力做實事,避免下次選舉就被淘汰。而建制亦應痛定思痛,同暴政割蓆,積極做實事,方爲上策。

最後,當然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Ref

封面來自港台節目 鏗鏘集: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