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耶之歌》、瘋人院理論——何為正常?,b,

Posted on Wed, Apr 15, 2020 作品評論 沙耶の唄

最近屎忽痕,睇咗轉《沙耶之歌》一次,又屎忽痕諗起好似都好耐無更新,又失眠,所以黎寫下稿。

背景

(From Wikipedia)

《沙耶之歌》(沙耶の唄),是Nitro+游戏制作公司于2003年12月26日发售,具有恐怖要素的十八禁視覺小說。高清重製版計劃于2019年8月13日登陸Steam平臺,采用全新遊戲引擎。雖然遊戲內並無明確點出,但當中黑暗詭異的氣氛富有洛夫克拉夫特風格。而開發公司Nitro+亦以愛於作品混入克蘇魯神話相關題材而聞名。

Source: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沙耶之歌

故事

沙耶之歌本身也是數小時程度嘅短篇galgame,所以故事本身亦唔係好長,簡單概括內容基本就係:男主角因爲意外受傷入院,手術後嘅腦嘅「認知」被反轉:係佢眼中所有嘢都係肉塊;聽見嘅聲音係噪音;而食物當然係難食到極點。而此時男主角遇上本體係肉塊怪物嘅女主角:沙耶。

而在被認爲係True End嘅結局中,沙耶爲男主角而感染咗整個星球,使得整個星球嘅人類變成肉塊——即係男主角眼中所有人變成同沙耶一樣嘅「正常」形態。

瘋人院思想實驗

要定義「異常」,首先要問個哲學問題:什麼係「正常」?當提及「正常」,有個叫 “Rosenhan Experiment” 嘅思想實驗很有趣。

在1973年,美國心理學家Rosenhan發表咗個實驗嘅Paper。呢個實驗就係Rosenhan搵咗批正常人入精神病院,除咗聲稱幻聽、個人姓名及職業外,所有報稱嘅資料都係基於這羣正常人嘅真實資料,並入院接受治療。但係過程中,這羣假病人並無按時服藥,同時亦聲稱病情好轉,已經無幻聽。但好笑的是,係入院期間,這羣假病人做筆記嘅行爲,被其他病人發現病問佢哋係眯假病人真教授,而同樣嘅行爲則被護士當作病情好轉嘅病徵之一嘅「書寫行爲」記錄在案。

當然呢個實驗主要係鞭撻當年嘅美國精神病檢測及醫療系統極有問題,該系統係檢測過程中基本上就係醫護人員認爲某人有病(結果),就會從敘述中搵出病徵(原因),實在可愛。

正常的定義

上述這種先畫靶再射箭嘅標籤效應卻是非常符合「人性」的——遠古時期人類分分秒秒都有生存危機,唔可能亦無咁嘅智能去諗得咁多、咁深入,此時能夠截取事實嘅片段並快速決策嘅「直覺」、疑似邏輯思考方式便顯得重要。紅色可能是不吉的(受傷見血),近親相交可能是可厭的(容易殘疾),自然便是好的(可能難以理解科學理論)。所以,人類作爲動物嘅一種,作爲倖存到今天嘅種族之一,有咁嘅思維方式,脈絡上並不難理解。當科學能解釋不少東西、大部分富裕社會基本上都走向世俗化、科學化嘅今天,即使如此人類社會還是如同以前一樣,充滿模糊、曖昧嘅定義。

試問,何謂「正常」?在學術上,「正常」其實並非精神學而是統計學上嘅術語,講嘅係「合乎脈絡」或「統計上有所規律」嘅情況。例如,統計上大部分男性都有打飛機嘅經驗所以可以認爲男性就會有自慰行爲係「正常」的。又或者我出生於富裕世家,整個國家中有着極高的貧富懸殊,我的家族是其他家庭收入的千倍以上程度的差異。好啦,咁我有錢日日食肉是「正常」,而其他窮人覺得我竟然有錢日日食肉「唔正常」,都得。講到呢度忽然又發現,係,「正常」嘅定義,原來都係如此曖昧不清。因爲統計上,究竟49%算「正常」,咁51%又係咪「唔正常」?如果噉樣計,51%人認爲「報復式殺人案」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正常」,又是否是個「正常」的社會?

從眾

講到呢度,你會發現,係,「正常」係相對的。係保守穆斯林嘅國家女性覆蓋全身係「正常」,而我哋認爲呢個唔「正常」;殺人填命嘅報復式司法公義係垃圾中華文化圈被認爲是「正常」的,但歐洲部分國家卻認爲行爲矯正教育以及系統地查找原因纔是更「正常」的做法;對於一個從來不會自己批蘋果皮嘅細佬會認爲蘋果是黃白色的,而對其他「正常人」而言,蘋果應該是紅色的纔是正常——嗯,但係蘋果可以係黃色甚至綠色啊。

那麼,「正常」嘅定義係咩?就係曖昧無定義。大部分嘅「正常」都係基於羣衆嘅定義而定義,並且會隨住境況及社會進步而逐漸改變,很多以前被視爲「不正常」嘅事情,隨着社會開化及交流,又不是那麼不正常。例如某國原本是很隨着急速發展逐漸開放的國家,隨着極端宗教嘅掌權,又成了極爲保守的國家,以前理所當然嘅連身泳衣,也成了禁忌——當然更多的國家是調轉的,隨着國家開放,比堅尼泳衣成了主流——之類。

而構築這種意義並加以傳播的,就是各種「詞彙」——經典作品《1984》亦闡述出呢套玩法:沒有Bad只有not good,所以老大哥最多也只是「做得不好」而不是「做得差」。亦因此在現實政治中嘅語境中,政治人物基於人性,或支持者基本自己嘅本性,有意無意間會「創造」新詞或爲舊有詞彙「再定義」。這種詞彙當然本身無傷大雅,但所有事情都要有所限度,如果你學某啲女權人士非要強行變更詞彙嘅意義,非要將「物化」再「定義」成「強加意志於他者」,就只會落得成跳樑小醜嘅下場了。

再定義

如果你留意政治新聞,你會發覺呢種貼標籤嘅行爲,係政治上是非常常見的。中國唯一執政黨 aka 中國政府會很熱衷於呢樣嘢,而他的支持者們亦發揚光大。「港獨」的定義是什麼?你以爲係「支持香港獨立嘅人」嗎?咁「臺獨」係「臺灣獨立」吧?咁,點解香港要寫「中國香港」但上海、深圳唔冠「中國」又唔會係「深獨」、稱呼「上海」又唔會係「滬獨」?又或者,黃絲喜愛嘅「良心小店」或「黃店」定義又係咩?野食難食但老細堅稱自己黃仲搞連瓏牆係咪「良心黃店」?咁好食、價錢實惠嘅連鎖店又可否係「黃店」?美心家族嘅一個阿婆鳩噏得罪示威者被視爲「藍店」,咁另一間公司PR係黃但老細依然係愛國愛港又係咪「藍店」?好啦,又或者,警察係暴力嘅,黑暗嘅,係狗,係黑警,咁請問某自稱黃店被人爆格、某「黃議員」走去因爲地區問題報警,又係咪支持警察、背信棄義?

而當你去有系統地,試圖理清脈絡、用邏輯去認真思考佢哋嘅論述,你會發現都係Bullshit。如果呢種反邏輯嘅行爲及思考方式僅僅是小圈子嘅行爲,可以give a shit嘅話倒是好,但很不幸地,如同傳銷般,愚蠢亦會同樣地擴散開來。

或者你會話,黃店、黃色經濟圈以及批鬥藍店係基於「良知」、係「愛」啊,我哋要打倒極權,團結同志啊。嗯,請不要忘記,沙耶也是因爲愛而侵略地球,捕獵及改造人類啊。這在當事人而言是何等理所當然,但在旁人、係涼子小姐等嘅正常人類嘅角度而言——

都係邪惡、有害嘅怪物。

附加品

遊戲中對沙耶研究的教授手記摘要:

「沙耶她們的目標,或許一開始就放在具有智慧的種族上。她們與其聽天由命、獨力在異次元流浪,不如與研究異世界知識、探索外宇宙的愚蠢種族接觸,虎視眈眈的等待略奪世界的機會更好。例如,像我這種得到銀之鍵、自詡爲探索者,爾後發現她們、變得得意忘形且輕率的智慧生物體,在其他世界也會有吧。」https://zh.moegirl.org/沙耶(沙耶之歌)

Cover Source: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702050/The_Song_of_Saya/

最近屎忽痕,睇咗轉《沙耶之歌》一次,又屎忽痕諗起好似都好耐無更新,又失眠,所以黎寫下稿。

最近屎忽痕,睇咗轉《沙耶之歌》一次,又屎忽痕諗起好似都好耐無更新,又失眠,所以黎寫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