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皇定中國登?,b,

Posted on Sun, Nov 1, 2020 時政評論

TL;DR: 做騎牆派,買兩邊啦乖仔乖女們。

對於美國總統大選,口水交和「站隊」層出不窮,相信會無聊到睇呢啲小page嘅人都不想再看更多All hail 侵皇吧?

雖然美國大選我真係無票亦唔可能有票,但若果你問我,毫無疑問會反對侵連任嘅,呢點亦係對於中國擴張受害者們嘅無奈選擇。

首先大家要搞清楚最大一個前提,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唔係好人,侵和拜登亦唔係香港/臺灣/任何其他國家嘅民意代表,講真香港/中國/臺灣係點,用林鄭嘅講法就係you no stake of the (us) society——佢地唔需要關心返你哋如何被中國迫害、中國如何地無恥、殘暴地虐待他們和唔係他們人民嘅各種同宗或異族。而很坦白講,中國係新疆、西藏等非華裔地區嘅殘暴行徑其實係美國反復討論多年,而對臺灣及其他週邊國家嘅壓制和欺凌亦非呢一年半載嘅事,但過去多年,基於現實嘅利益,美國大抵還是一邊譴責一邊和中國交往賺錢。唔通你會天真到覺得阿富汗、伊拉克戰爭係純粹嘅美帝打柒恐怖分子咁簡單嘅戰爭咩?實際上呢一連嘅戰爭實際係爲咗排除具有實質威脅嘅「美國敵人」。

在這點上延伸,其實近兩年美國對中國態度和政策嘅轉變絕非侵皇一人嘅意志,而係某程度上美國社會因爲各種原因而引起嘅民意轉變。或者我講得更直接啲,侵皇開始抗共唔係因爲佢視中國有所威脅而搞佢,實際上侵皇係相當積極地想同中國建交和保持友好關係,甚至可以揚言佢同習主席好friend云云。事實上侵皇對中國嘅獻媚——好啦獻媚太難聽啦,討好啦。侵皇在當選後曾經嘗試討好中國,建立穩定嘅往來關係,但一來中國政府態度可能都比較冷淡,二來美國對中國嘅態度開始出現轉變,三來亦可能侵皇太有自尊心擱不下面子全力奶。

但無論如何,美國社會對中國嘅態度開始轉變。——其實,早就逐漸變緊。其實很多美國商人都曾經嘗試進入過中國市場,跟住同步佢哋會發現,中國真係唔係一般地垃圾。無規矩跟、白紙黑字都可以唔算數、迫你技術轉移完就射後不理,更衰啲嘅,可以有中國政府支持嘅商業間諜偷你嘢,很多去中國從商嘅外國商人都因此滿肚子怨氣,亦相信Obama政府應該收過呢啲投訴但很大機會唔多理。而同步地,美國社會入面相信受中國傷害嘅人士亦不少。簡單嘅有錢大曬嘅暴發戶行爲自不用說,不少留學生或者係工作人士去到美國卻改不了中國嘅壞習慣。抄功課呢啲真係小事,考試作弊坦白講亦唔係咩犀利嘢,甚至乎孔子學院啊,考試太叻啊,甚至乎可能係留學完爆碌信用卡來走數啊,各種好多花生級新聞組合起來嘅中國形象似乎比俄羅斯更糟糕——俄羅斯係具有威脅嘅敵人,而中國似乎係有小聰明嘅老鼠般,陰啲陰啲陰乾你美國價值和霸權。

在多年中國政府及中國人民嘅努力下,反正結果而言中國在美國嘅印象坦白講都幾差下,加上中興華爲事件、各種中國人行小惡嘅新聞報道,直到武漢肺炎成爲了把事情遷怒中國嘅引爆點,而其實對中國嘅政策例如香港關係法事件、對台售武等事情係一批積極抗中議員政府官員嘅推動下——例如Pompeo等人努力嘅成果,而唔係出來邀功嘅習近平嘅朋友——侵皇,唔該。

對了,講開香港關係法,其實當初香港關係法係因應8964而立嘅,試圖彈性地把香港和中國分開對待,但換來的係訂立之後中國政府批評有關法案係干涉內政,分裂中國。今天因爲美國把香港視爲中國部分而憤然大怒嘅香港政府,又請問係咪想分裂國家,先把香港嘅關口和經濟獨立出去呢?

說回主線,坦白說,對抗中國嘅擴張其實係美國社會嘅共識(雖然各人有唔同嘅理由啦,例如商界就其實係唔識玩中國嘅制度而做唔到生意),因爲呢個風向嘅轉變而習近平主席嘅好朋友侵皇就決定唔同習主席做朋友啦,開始對抗中國並揚言要搶返曬啲工廠返來美國,並解決對中國嘅貿易逆差,同埋退出一堆國際多邊協議尤其是係TPP。

但結果做成點?郭董在美設廠嘅案件變成了徹頭徹尾嘅政治投資,廠卡住咗進度半死狀態;貿易逆差到今年8月甚至創至少十年來新高嘅671億;而當初用來對抗中國一帶一路嘅TPP亦被侵皇嫌麻煩退出,使得美國係國際社會影響降低咗啲啲,甚至乎比咗個大義中國,使得中國而家可以以「自由貿易擁護者」自居並拉攏人入一帶一路,穩定地建立經濟盟友關係。

國際組織、多邊協議呢家嘢好多時就係霸得就霸,佔得就佔。正如香港好多人話議會失效,退出議會,全面抗爭云云。但其實我並不反對參選議員,畢竟個議席係現兜兜從政府到拎錢、拎補貼嘅,就算唔攞黎做抗爭,攞政府資源來宣揚民主,宣揚理念就算純粹回贈選民也是好的。甚至乎難聽啲講,議員嘅身份也總比nobody去探訪義士易啲啊係咪?(但泛民係唔可能支持嘅,佢哋攞資源很多時只係想自肥而唔係做好件事)

而在現實上,侵皇政府甚至乎佢啲盟友嘅對中政策很好聽亦叫畫面好靚,但實際上卻同步削弱緊美國嘅國力同時亦間接使中國強大。最簡單,以香港爲例。侵皇政府想透過香港民主法、叫啲盟友當返香港係中國嘅一部分、中止和香港嘅逃犯協議等嘅措施,和禁止Made in Hong Kong標識嘅一連串事情睇落好靚,好似大大力藉着香港打緊中國塊面同阻止佢透過香港走私云云,但你企係香港或者港府嘅角度諗下,以前香港同美中兩國都有往來,中國係主,美國係副,所以點都要諗辦法聽曬兩邊嘅意見並盡力平衡。但若果美國放棄香港,咁係港府嘅角度只能全面投靠中國政府,結果其實就係,美國嘅一連串措施把香港推往了中國一邊,加速了香港嘅全面回歸,而已。

(而很好笑地很多香港人去爭取美國支持時候好鍾意講救我哋因爲大義而唔會講得出美國救你香港人有咩so到嘅,fun)。

而講到呢度,很多人一定不耐煩會問,喂咁你唔通支持中國登啊?——呢個亦係我很煩厭係華人圈子講呢啲嘢嘅原因,很多人講起侵 vs 拜登只懂得扣帽子,你唔支持侵支持拜登就係壞人,所以民主黨都係壞人,跟住就掘返拜登在中國經商嘅經歷,卻又對侵皇同樣係中國有不同投資視而不見。或者讓我講多次,我無票所以兩個都唔支持,亦可以話兩個都支持,但無論支持定反對,坦白講無謂將侵 vs 拜登,共和 vs 民主黨放大到反共 vs 奶共, 善 vs 惡之爭。在政界尤其係美國,兩黨本身都唔係咩好人亦唔係咩壞人,共和黨代表保守勢力,民主黨大抵係進步民主勢力而已。難道共和黨提倡傳統家庭價值,同LGBT團體打對臺我又把共和黨同侵皇鬧成十惡不赦嘅惡人嗎?鬧當刻真係幾爽嘅。話到呢度,我最後想批判嘅係,很多香港人、臺灣人很喜歡用二元善惡去理解政治尤其是係美國政治並以此分邊。但其實呢點好危險嘅,最簡單,如果今日臺灣政府all-in trump,唔理拜登跟住拜登選贏咁點算呢?若果中國登真係當選,係咪各大侵粉又要對抗中共,打倒美帝呢?很好在這點上臺灣政府無好似臺灣人咁on9,有乖乖地買兩邊,係不幸中嘅些許安慰。